国内首部浴场管理法规体现民本思想

2020-01-18

据新华社报道,秦皇岛出台国内首部海水浴场管理方面地方性法规《秦皇岛市海水浴场管理条例》。条例明确提出,秦皇岛市内的海水浴场作为该市的核心旅游资源,从7月1日起对公众免费开放,游客可以直接进入浴场,海水浴场将不再收取门票费用。

酷暑已至,很多人拿出游泳装备,到海边享受沙滩、阳光和海水浴。秦皇岛的海水浴场,风浪平静、沙砾细软,成为我国北方地区优质的海水浴场,也是很多人眼中的避暑圣地。但圈地收费,浴场私属,多为人们不满。

今年“五一”小长假期间,国内旅游的接待量达1.95亿次,旅游收入超1100亿元,旅游市场的繁荣超出预期。不过在旅游热的背后,长期盘踞着景区门票居高不下的“阴霾”。

一方面是游客数量井喷式的增长,另一面是面对景点门票只升不减,让很多普通民众望而却步。有关部门三令五申,督促地方旅游景点门票降价,但收效微小。

今年3月,国家发展改革委再次发文,要求各地持续推进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,文件发布后,重点国有景区采取多种措施降低门票价格,但是,依然有一些景点存在门票降价“裹小脚”、明着降价,实则涨价等问题。

       国有景点门票降价既是刺激消费,又是与民实惠的好事情,为什么有的景点门票降价就这么难?背后的症结触及到有关利益方的哪些痛点呢?

据2018年旅游景点上市企业营收报告显示,门票下降以后,张家界、峨眉山A、丽江旅游等企业的营收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。导致收入下降的原因在于,来自景区的客运价格、索道价格及门票价格的降低,并非是游客人数降低拖累了主营业务的收入。

      还有一些以自然景观为主的旅游景区,其收入来源主要依靠门票、索道、以及景区内的客运为主,因此这类景点的门票价格下调的意愿并不强。

       面对门票降价甚至是免费的大势所趋,很多旅游景点都开始艰难的探索之路。比如张家界景区,开始打造大庸古城,准备从依靠自然资源转向民俗文化旅游体验为主的新型旅游景点。不过,转型需要时间,更需要大手笔投入,在这种情况下,突然让景区“断奶”,难处可想而知,也是景区管理者们纠结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再者,国有景区的特殊之处在于,景区内的自然资源虽然具有公共属性,但相关的配套设施,道路交通,建筑陈设等往往都是有当地政府、以及企业投资建设,这就让景区的主导关系变得非常复杂,要求经营景区管理者既要考虑社会效益,又要按照市场化运作获取收益。

       减免门票看似一件小事,实则背后涉及到各利益相关方,如何平衡地方政府、居民、游客的利益成为问题焦点。对于很多景区来说,门票是非常重要的收入来源,如果门票减了,很多景区难以拿出转型资金,地方政府又心有余而力不足,就会导致景区发展“四不像”。

      疏解景区门票减免难的“纠结”,有赖于管理体制的改变。如何执行在全社会的监督下明晰景区全责,执行以“合理成本+合理利润”的门票定价或者是景区消费机制成为体制改革的关键。在这方面,秦皇岛市出台的海水浴场管理办法就是很好的探索。而更高层面的考量是其政治意义,因为一切自然山水,本质上都属于人民。